解辛平:古田之光耀征程

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解辛平責任編輯:李晶2019-12-28 02:09

古田之光耀征程

——寫在古田會議90周年和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5周年之際

■解辛平

(一)

飛雪,炭火。中國閩西,小鎮古田。90年前,一簇驅逐暗夜的篝火,照亮了一支軍隊扭轉命運的拐點。

秋陽,浴火。還是閩西,仍是古田。5年前,一簇光焰萬丈的圣火,照亮了這支軍隊嶄新征程的起點。

古田!古田!

1929年12月,毛主席在這里主持召開古田會議,探索出思想建黨、政治建軍的光輝道路。從古田出發的紅色鐵流,在其后短短20年便奪取全國政權,徹底改造了這個古老的國家,徹底改變了中國人民的命運,徹底改寫了人類社會的政治版圖,一個偉大的新中國巍然屹立在世界東方。

2014年10月,習主席在這里領導召開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,研究解決新的歷史條件下黨從思想上政治上建設軍隊的重大問題,鮮明提出人民軍隊政治工作的時代主題。三軍將士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,重整行裝再出發,開啟了強軍興軍新的偉大征程,向著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闊步邁進。

古田!古田!

東臨彩眉嶺,西倚將軍山;南踞吊鐘巖,北臥梅花山。群山環抱的古田,在歷史的磅礴萬山中奇峰突起,見證了人民軍隊兩次重要關頭、兩次革故鼎新、兩次鳳凰涅槃、兩次浴火重生。

歷史選擇了古田,古田成就了歷史。

歷史,不是簡單的重復,卻有驚人的相似。在生死存亡的危機時刻,毛主席定型了工農紅軍。在走向復興的歷史關頭,習主席重塑了人民軍隊。

歷史,往往在經過時間沉淀后可以看得更加清晰。

古田會議后,隨著建黨建軍綱領的確立,中國革命波瀾壯闊,相繼奪取土地革命戰爭、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的偉大勝利,奠基共和國大廈,徹底扭轉了中華民族近代以來落后挨打的被動局面——一路烽火連天,一路金戈鐵馬,一路豪邁凱歌。

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后,隨著整風整訓的深入,新的時代百舸爭流,圍繞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,深入推進政治建軍、改革強軍、科技興軍、依法治軍,聚力備戰打仗,國防和軍隊建設發生歷史性變化、取得歷史性成就——一路櫛風沐雨,一路開新圖強,一路砥礪奮進。

“古田是我們黨確立思想建黨、政治建軍原則的地方,是我軍政治工作奠基的地方,是新型人民軍隊定型的地方?!?/p>

“我們來到這里,目的是尋根溯源,深入思考我們當初是從哪里出發的、為什么出發的?!?/p>

古田!古田!

這就是古田,從拐點到起點,一段用熱血和忠誠開辟的光輝歷程。

這就是古田,從定型到重塑,一個以初心與使命鑄就的光榮夢想。

古田山水作證,古田精神永恒,古田之光耀征程!

(二)

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。時間是偉大的書寫者。

如同最熾烈的地火,總是奔涌在最狹仄的巖層,這部鴻篇巨制最精彩的段落,往往寫就在最嚴峻的時刻。

在我黨我軍的歷史上,每一次里程碑式的會議,通常都發生在歷史的岔路口,決定成敗進退、攸關生死存亡。

1929年歲末,一支戰傷累累、衣衫襤褸的隊伍,離開井岡山跌跌撞撞走來。他們的心頭,是大革命失敗的陰霾,是革命火種熄滅的憂患,是“紅旗究竟還能打多久”的疑問……

“那時候的軍隊,就像抓在手里的一把豆子,手一松就會散掉?!蹦陜H八歲的中國共產黨和年僅兩歲的工農紅軍,走到了懸崖邊上。歷史上,無數農民起義軍,就是這樣走向覆滅的。

紅軍會不會重蹈歷史覆轍?共產黨人能不能改天換地?我們這支以農民和小資產階級為主要成分、打著舊軍隊胎記的隊伍,能不能改造成無產階級領導的新型人民軍隊?

烏云翻滾,猶如茫茫波濤。中國工農紅軍的前途命運,乃至中國革命的航向,籠罩在令人揪心的無邊暗夜。

歷史迎來晨曦,曙光就在古田。

12月28日至29日,漫天飛雪,揮灑蒼茫。廖氏宗祠廳堂上一堆噼啪炸響的木炭火,悄悄融解著天井里厚厚的積雪和堅冰。毛澤東、朱德、陳毅等共產黨和紅軍的締造者們,召開紅四軍第九次黨代表大會,史稱“古田會議”。

這次會議,提出了“思想建黨、政治建軍”的原則,確立了“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”的軍魂,明確了“中國的紅軍是一個執行革命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”的性質和宗旨……從此,“我軍要建立一支什么樣的軍隊,就定型了”。

正是這次定型,中國共產黨前無古人地突破了歷史局限,為革命政黨領導武裝、建設軍隊、駕馭戰爭開創了全新境界。

因為這次定型,人民軍隊前所未有地創造出一種全新的建軍治軍理念,跨過區別于其他一切古今中外軍隊的“分水嶺”,打開了一往無前的勝利之門。

通過這次定型,中國共產黨和人民軍隊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理想信念,更加清晰地標定了“為了誰、依靠誰,從哪里來、到哪里去”的思想路徑。

古田的箴言不老,勝利的真理永恒。

人民軍隊闖過了當年的“雄關漫道”,進入21世紀,遇到了新的“時代峰巒”。

外部,敵對勢力發動“顏色革命”暗流涌動,宣揚“軍隊非黨化、非政治化”和“軍隊國家化”甚囂塵上,實施“政治轉基因工程”步步為營……鑄魂與蛀魂、固根與毀根的較量更加激烈。

內部,承平日久,和平病重,軍紀廢弛,甚至“管靈魂的出賣靈魂,管反腐的帶頭腐敗,管干部的帶頭賣官鬻爵,講艱苦奮斗的帶頭貪圖享樂”……全軍官兵的信仰高地受到嚴重沖擊。

這支曾經戰無不勝的人民軍隊,走到了一個生死攸關的十字路口。

歷史迎來拐點,拐點仍在古田。

2014年10月30日,習主席親率400余名軍隊將領重回古田。

在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,習主席全面總結了我軍必須堅持的“十一個優良傳統”,深刻指出部隊中特別是領導干部中存在的“十個方面突出問題”,嚴肅指出這些問題已經到了非解決不可的時候,“否則軍隊就有變質變色的危險”。

如果說古田會議要解決的是一支迷茫的軍隊“朝哪走”,那么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要解決的,則是處于歷史關頭的人民軍隊怎樣“再出發”——牢固立起“四個帶根本性的東西”,著力抓好“五個方面重點工作”,鮮明提出“軍隊好干部五條標準”和大力培養“四有”新時代革命軍人……

驚雷霹靂,振聾發聵,一段險道從此峰回路轉。

扭轉乾坤,扶危定傾,強軍興軍由此征途如虹。

這個意義,與當年何其相似!

何謂歷史長河?波浪寬處常常濁浪翻涌,但回到源頭看一看,那些山間的泉水溪流是多么的澄澈。

何謂歷史自覺?就是對歷史規律的深刻洞察,對歷史前景的主動營造,對歷史責任的慨然擔承。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分享到


安徽麻将怎么算点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