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連隊與10座界碑:官兵的腳踏到哪里,哪里就成了路

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陳小菁責任編輯:丁楊2020-04-29 09:52

遠眺怒江大峽谷。

一個“怒”字,給這里的山水增添了許多冷峻。

怒江大峽谷,幾乎所有走近它的人都會凝神屏氣——長約300公里的峽谷底部,江水一路咆哮,奔涌向前。兩岸是平均海拔3700米的高黎貢山,一條狹窄通道蜿蜒于山崖一側。

翻越高黎貢山,就是這條峽谷最神秘的核心地帶——獨龍江。峽谷的盡頭,橫亙著喜馬拉雅山脈,世界上所有的路似乎都在此止步。

2014年,怒江大峽谷獨龍江隧道通車,進入獨龍江的旅途讓記者印象深刻。

出發前,越野車駕駛員一口氣往車上放了2個備用輪胎。車跑起來,那條鑲嵌在雪山上的險徑,拐彎多得數不過來,碎石時不時從山體上方滾落……足足7個小時,我們方才走完這條近百公里的盤山路。

駐守獨龍江畔的邊防軍人,就生活在這個幾乎與世隔絕的環境中。清澈的眼眸、質樸的話語,一個個挺拔如界碑的身影,一份份無言的崇高……

就在這樣一個讓所有路都止步的地方,有這樣一群年輕邊防軍人,樂觀而頑強地守衛著祖國的邊防,守護著一塊塊矗立于高山之巔的界碑。

翻雪山、穿叢林、溜索渡江,這群邊防軍人巡守的地方大多“有線無路”,他們用自己的腳“走”出了一條路,用日復一日的堅持,讓那些日常生活中幾乎被淡忘的詞語再次燙灼于心——青春與責任,遠方與家國,平凡與偉大,英雄與忠誠……

這群年輕軍人,是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某連官兵。如今6年過去了,守防的官兵已不再是昔日那群年輕人,但官兵們接力守護的10座界碑依舊矗立巍峨山巔。

人跡罕至的地方原本沒有路,官兵們的腳踩踏到哪里,哪里就變成了路。

走過“月亮河”瀑布。

連隊有這樣一條巡邏路,通往邊境線最北端的一座界碑。官兵來回徒步近400公里,完成一次巡邏要走7天。艱難旅途中,他們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,蹚過70多條溪流……

另一條巡邏路說起來有些浪漫,官兵巡邏途經一條瀑布,獨龍族鄉親叫它“月亮河”。通往界碑的小路是在瀑布中的石壁上開鑿出來的,官兵每次穿過“水簾”都得穿上雨衣,把武器裝備裹在雨衣里……瀑布另一端是一片桃林,每到春天花開繁盛,官兵巡邏至此仿佛走進“桃花源”。

修繕巡邏路,更換溜索設施,陸航直升機峽谷巡邏不再是夢……聊起今天連隊的時代變遷,現任指導員莫桂榮如數家珍。這些新變化讓官兵們戍守的獨龍江邊關更加堅實牢固,但這里仍是一個屬于峽谷與雪山的世界,一個絕對意義上的遠方。

原始森林中的許多通道,都是通過獨龍族人世世代代在林間狩獵時,用刀在樹上砍出的路標來辨認的。

一茬茬連隊官兵據此繪制特殊“手抄地圖”,還在上面寫滿巡邏“密語”:某處樹洞可容2至3人留宿,某山腰常有野獸出沒,穿越某叢林扎好袖口褲腳防螞蟥,走過某水瀑當心山猴襲擾……

山外的世界繁華喧囂,峽谷深處的青春故事依舊延續著“奉獻、堅守、界碑、巡邏”這些主題詞。

無盡的遠方,無數的人,都與你我有關。這樣一個細節聞之怦然心動:連隊老兵退伍時,他們都要撿一塊干干凈凈的石頭擺放在山巔的界碑下。

也許,在離開連隊的老兵心里,自己就是那塊山石,祖國的界碑就是給自己青春帶來圣潔之光的“生命圖騰”。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分享到


安徽麻将怎么算点数 天津快中彩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北京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北京多乐彩官网 pc蛋蛋用户名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山东临沂配资公司 吉林11选五助手走势 赛车开奖视频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