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望獨龍江:青春的歲月像條河

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陳典宏 馮健 韋啟位責任編輯:丁楊2020-04-29 09:29

彩云之南,論地域之偏遠,非獨龍江莫屬。

這是個神秘又令人向往的地方——高黎貢山中茂密的植被“呼吸”出大量水汽,凝結成環山白霧帶,翠綠山峰意蘊幽深。游離不定的山風,似把獨龍族山歌輕輕吟唱。

這里有巍峨的高黎貢山,這里有險峻無比的峽谷、奔流洶涌的獨龍江。這里離天空很近,伸手就能“觸”到白云;這里離家很遠,舉目遠眺看不見村莊和人煙。

這里駐守著一群年輕的官兵——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某連。連隊一茬又一茬官兵用青春和熱血,守護在獨龍江邊防線上。

歲月如歌。獨龍江江水奏響的動聽旋律,是年輕官兵們用汗水和激情譜寫的青春之歌。

溜索渡江瞬間。鄒建文 攝

獨龍江的路是孤獨的,每一串腳印里都有青春的故事

去獨龍江,人們習慣用“進”字。在人們印象里,通常只有去這三個地方才用“進”字——進京、進藏、進獨龍江。

新兵們說,進獨龍江的路,是掛在絕壁上的懸空天梯、是橫在江面上的溜索和吊橋。對已經習慣這里的老邊防軍人來說,這些都是家常便飯。

在距某界碑西北方向500米的巡邏路上,有一處地方名叫“刀脊山”——因山脊酷似薄薄的刀脊而得名。整條山脊寬度不足1米、長約200米,兩側絕壁千仞。官兵們每巡邏至此,都是手腳并用,小心翼翼。

“把登山繩系緊,老兵先上!”這條路上,上士陳國平總是打頭陣。他熟練地將登山繩攥緊,在山脊上穩穩往前挪動。陳國平說,他第一次過“刀脊山”時,兩腿發軟,連大氣都不敢出。

第一次巡邏歸隊后,陳國平給自己增加了一項訓練內容:攀爬險峻的山頭。訓練次數多了,他便不再懼怕“刀脊山”了。

“獨龍江的路九曲十八彎,美麗中隱藏著極致的危險。每一次進出獨龍江都是手握方向盤、腳踩鬼門關?!边B隊上士駕駛員賴強說。

在這條路上,連隊一茬茬官兵用勇敢的腳步,書寫了屬于自己的青春故事。

2019年1月,賴強像往常一樣隨隊巡邏。返程途中,爺爺病危住院的消息傳來。一路緊趕,2天后回到連隊,賴強卻收到了爺爺病逝的噩耗。

跪在重慶老家爺爺的墓前,賴強淚如雨下。爺爺生前想要來邊防走一趟,可賴強最終沒能幫助爺爺實現愿望。這成為他心中永遠的遺憾。

中士孟宇寧至今珍藏著一瓶外婆親手釀的香醋。8年前,從山西老家來到這里守邊防,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收到外婆從家鄉寄來的香醋。2018年4月,外婆突患重病,而此時正值雨季,出行受阻,他最終沒能見上外婆最后一面。

外婆去世前,她將自己釀的最后一瓶香醋,留給了外孫孟宇寧……

在這條路上,想要與親人相見,總是需要翻越重重高山。那年,有2名官兵急著休假回家照顧愛人和剛出生的小孩,途中遭遇山體塌方而受阻。他倆硬是扛著行李箱,翻越陡峭的大山,最終登上了通往縣城的汽車。

獨龍江連隊官兵們的每一個腳印里,都有一段鮮為人知的青春故事——

2001年8月21日,戰士于建輝和戰友在獨龍江邊的峭壁上開鑿道路。洶涌的江水,在數百米下的谷底奔騰。

一場風雨過后,新搶修出來的道路異常濕滑。于建輝清理碎石時,腳下一不留神瞬間滑落到懸崖下,掉入獨龍江……

官兵們沿江追趕,大聲呼喊:“快向江邊游,快向江邊游!”可江水洶涌,于建輝很快被沖走。年僅20歲的他,就這樣將生命永遠留在了獨龍江。

于建輝犧牲后,他的父母千里迢迢從北京趕來,想為兒子掃墓,想看看兒子守衛的地方。當時,大雪驟降,道路不通。于建輝的父母傷心不已,只能對著大山呼喊兒子的名字……

獨龍江的烈士陵園里,還長眠著許多年輕的生命。

1977年9月,18歲的新戰士張枝繁架接電桿電線時,不慎墜下百米高的懸崖;1982年,19歲的戰士齊當此犧牲在巡邏路上……

“干革命不講條件,守邊疆衛國獻身”這14個紅漆大字,寫在獨龍江烈士陵園門廊兩側。

年復一年,每逢換防和新兵下連,官兵們都會到這里,用紅漆描摹這14個大字。這里,是獨龍江邊防軍人永遠的精神坐標。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分享到


安徽麻将怎么算点数 股票入门知识k线图 教师资格证考场分配 蓝筹股是什么意思 真正的实盘配资 股票新三板交易规则 股票入门视频教程 股票怎样融资融券 股票交流微信群二维 怎么炒股 股票k线图基础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