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護校與戰“疫”不期而遇,他們留下了屬于自己的青春印記

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楊克功 李琳責任編輯:丁楊2020-03-31 09:40

“爸,告訴您一個好消息,我因工作表現突出被隊里通報表揚啦!”和家人視頻時,肖禹霆的嘴角難掩發自內心的喜悅。作為信息工程大學信息系統工程學院學員四隊的一名大二學員,從1月中旬放寒假至今兩個多月來,肖禹霆和隊里的88名戰友一直擔負學校護校任務。

肖禹霆這一代年輕人未曾久離過溫馨的家園。掛掉視頻后,肖禹霆不禁想起大年初二的那個晚上,晚點名后他和戰友回到宿舍,一時間集體陷入沉默。剛才隊里宣布,因受疫情影響全校取消護校輪換,這也就意味著,這個寒假他們不可能有回家的機會了。昨天大家還一起慶祝新年、慶?;丶业娜兆舆M入倒計時,可最后一刻,希望的肥皂泡卻被刺破。大家多少都有點兒“兜不住”,有的女學員甚至當場抹起了眼淚……

然而,當迅速蔓延的疫情毫不留情終止他們的計劃,把毫無準備的他們推到戰“疫”防控一線時,他們思家時表現出的“多愁善感”立即變為身為一名軍人的“英勇頑強”?!帮L雨中這點痛算什么,至少我們還有夢?!泵鎸ρ娱L的假期和尚不知截止時間的特殊護校,這個由“90”后隊干部和“00”后學員組成的護校分隊表現出堅毅頑強,在戰“疫”的道路上留下了屬于自己的青春印記。

1300公里長途跋涉——沒接到孩子回家,卻見證了一名年輕軍人的成長

窗外夜色漸濃,肖禹霆卻毫無睡意。剛才和家里通報學?!叭∠o校輪換”的決定時才知道,父親擔心他在返家路上有感染風險,8個多小時前已經從遼寧營口開車出發趕到學校來接他。

“爸,您直接回家吧,別來了?!薄澳銧敔斪罱肽?,你給領導說說,看能不能回去幾天?”肖禹霆知道,爺爺患有心腦血管疾病,已經82歲了,去年以來多次住院,作為唯一的孫子,爺爺奶奶早就盼著他回家了。上軍校后能陪他們的機會本就屈指可數,現在又有疫情阻隔,他禁不住有些心酸……

第二天一早,肖禹霆在校門口見到了風塵仆仆的父親,還沒有張口,淚水就禁不住“吧嗒吧嗒”地往下掉?!笆遣皇羌贈]請下來?大小伙子了,別哭!回不去沒關系,你照顧好自己,好好完成任務!”

不能擁抱、不能握手,在父親的勸慰下肖禹霆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。其實護校的日子也很充實,每天除了執勤,還有隊干部和戰友們陪伴,只是經常會想念家人。肖禹霆想起高中住校時,每個周末回家后都是自己肆意“撒歡”的時光。剛入軍校時,夜里想家居然會忍不住哭鼻子。而現在,疫情的肆虐更讓他意識到家的珍貴、家的美好、家里每個人都平安的消息對自己竟是如此的重要……

但是對于一名軍人來說,“家”字前面還有一個“國”,“家是最小國,國是千萬家”“有根才有花,有國才有家”。肖禹霆對父親說,對學校的決定,自己要做的,一是堅決服從,二是高標準執行?!疤厥鈺r期的護校行動,任務艱巨、使命光榮。這個寒假不能回家了,請爸媽一定理解,請給爺爺奶奶帶去我的新年祝?!?/p>

父親決定返程??粗l動的汽車,肖禹霆下意識地打開車門坐了進去。在他看來,這輛車就是他們家的一部分,因為它承載著很多家庭記憶,坐在車上就像回到了家。他對駕駛位的父親說:“您放心,我一定在校盡職,決不會當孬種、做逃兵?!闭f罷,肖禹霆推開車門下了車,他挺直胸膛、莊重地對著車窗行了個軍禮!那一刻,父親沖他豎起大拇指。

隊長牟禹衡凝望著家的方向。

300米距離淚眼凝望——沒照顧成愛人,卻成了護佑89名學員的一座山

晚上9:00,隊長牟禹衡像往常一樣匆匆走在通向學校南門的路上。兩個多月來,這條路他每天要走4遍,每遍要查7個哨位。南門是最后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執勤點,因為這里是疫情防控期間校區唯一的進出通道,執勤學員要在這里對過往人員測溫、登記、消殺,一點都馬虎不得。

牟禹衡認真查看著執勤記錄和學員防護裝備穿戴情況,完成這一切后他沒有急于返回,而是靜靜地沖著大門外燈火通明的高樓凝望……隔著馬路300米外就是那扇熟悉的窗戶,他知道,此刻妻子牟航一定孤零零地站在窗前眺望自己。

這,是他們夫妻倆的秘密。安排護校時,牟禹衡主動承擔了除夕以后的值班任務。妻子很支持他,說:“護校任務那么重,這些孩子都是第一次在外過年,你是老大哥,一定要照顧好他們,我一個人會照顧好自己的!”大年初一剛過,按照上級要求,牟禹衡就不能再離開營區回家、妻子也不能來隊探望,他們雖然近在咫尺卻宛如銀河相隔,夫妻倆只能約好每天在他查崗的時候“見上一面”。

“換我班的干部剛剛回來,還需要隔離觀察15天,所以我還是回不了家……”

“沒關系,你忙吧!學員們還好吧?他們都堅持兩個多月了,你可要多想辦法緩解他們的壓力!”每次通話妻子都會叮囑牟禹衡把學員照顧好。

牟禹衡夫妻倆老家都在黑龍江,結婚后妻子跟隨他來到鄭州。這些天她一個人獨居在家,要說不需要陪伴那是假話,可是這些學員更需要他!他知道,此時此刻,自己就是這89名學員的精神支柱,是他們身后的一座山。他們都還不到20歲,第一次離家這么久,還要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,別說是學員就是自己也曾有過擔心害怕。作為學員隊領導,就應該像父母兄長那樣關心、照顧他們,尤其是現在,更要比平時想得周全些。

“你照顧好自己,我該回隊里點名了?!蹦灿砗鈷斓綦娫?,沖著對面的高樓揮了揮手,轉身揉了揉眼睛,大步向學員隊走去。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分享到


安徽麻将怎么算点数 股票怎么玩下什么软 辽宁快乐12胆拖玩法 什么叫股票指数 青海十一选五五开走势图 股票正规平台 点中一码不是梦2020 股票怎么看趋势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公告 河北排列7开奖软件 山东群英会近50期